东旭光电“账上”的钱,到底去哪了?
长途电话6分钱畅聊天下
彩印名片5盒40元包快递
手机号码任意显示不信?
搞笑视频-焦点视频网
中国香蕉网信息免费发布
 网站首页 | 国内关注 | 百姓民生 | 热点财经 | 中国资讯 | 社会聚焦 | 媒体报道 | 滚动资讯 | 健康医疗 | 食品安全 | 房产地产 | 聚焦关注 | 商业合作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
您的位置: 首页 > 正文
东旭光电“账上”的钱,到底去哪了?
来源: 互联网 2020-08-04 12:48:49

摘要: 再次延期,这很“东旭光电”。7月30日晚间,上市公司东旭光电(SZ:000413)发布公告称,鉴于此次《年报问询函》涉及事项及内容较多且工作量大,经公司向深交所申请延期回复上述问询函。对于回复问询函,本月13日、22 ...

再次延期,这很“东旭光电”。

7月30日晚间,上市公司东旭光电(SZ:000413)发布公告称,鉴于此次《年报问询函》涉及事项及内容较多且工作量大,经公司向深交所申请延期回复上述问询函。对于回复问询函,本月13日、22日东旭光电已两次延期。另一面,7月24日,东旭光电才“姗姗”回复2019年11月19日收到的深交所问询函;但就在当天,深交所对再次发出一份关注函。一个接一个的问询函,足见东旭光电困难之多、问题之杂。答复虽然可以延期,但致命的债务危机,迟早需要东旭光电乃至整个东旭集团面对。2020年的东旭系,会是资本市场上被引爆的最大“雷”吗?败光“所有” 净亏损达311亿元李兆廷掌舵下的东旭集团,只用了不到10年时间,便从一家资产只有10亿元的小公司一跃成为资产2000亿元的庞然大物,成为集光电显示、新能源、地产、金融等为一体的大型多元产业投资集团。目前,东旭集团旗下拥有东旭光电、东旭蓝天(SZ:000040)、嘉麟杰(SZ:002486)三家上市公司,是衡水银行、西藏金融租赁、金鹰基金等多家金融机构的第一大股东,子公司更是超400家。但蒙眼狂奔离不开“弹药”支撑。自2013年借壳上市后,东旭光电没干别的,通过五花八门项目从市场拿钱——累计增发5次,发行30.68亿股,募集资金273亿元。收入下降、财务费用上涨、资产减值增加,2019年,东旭系危机尽显。2020年6月24日,东旭光电公布2019年度业绩报告,报告显示,2019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75.29亿元,较上年同比下降-37.87%,实现归母净利润人民币-15.23亿元,较上年同比下降170.41%。7月14日晚,东旭光电再次发布公告称,公司2020年半年报预亏,估计上半年将亏损8亿元至11亿元,而2019年同期盈利8.44亿元。而整个东旭集团则更惨!7月2日,东旭集团发布的2019年债券年度报告显示,其2019年实现营收340.03亿元,同比下降33.26%;归母净亏损310.74亿元,2018年为盈利12.14亿元,同比由盈转亏,暴降1289.58%,也算历史罕见。亏损额310亿元,意味着东旭集团2019年“败光”了此前所有盈利。对于亏损的原因,东旭集团在财报中表示,公司在寻求新产业突破方面涉足产业领域过多,扩张速度过快,产业投资过于激进,内部经营管理水平和风险管理水平未能及时跟上。截至2019年年末,东旭集团总资产为1966.14亿元,负债1516.2亿元,负债率77.15%,同比上升23.03%。东旭集团称,2019年公司盈利能力和偿债能力骤然恶化,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。“知道它会出事”除了经营每况日下,市场一直有疑问,东旭系账上的钱,到底去哪了?一直以来,东旭光电都手握大笔资金。但一件魔幻的事情发生在2019年11月19日,当时东旭光电突然发布公告称,两个中期债券品种无法按期兑付,合计应付本息20.1亿元。而在此前2019年三季报中,东旭光电显示货币资金余额高达183.16亿元。手握183亿元资金却还不了20亿元债务,市场和投资者担忧,东旭光电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财务造假的“康得新”?直到几天前(7月24日),东旭光电才“姗姗”回复2019年11月20日收到的深交所问询函。根据回复函,截至2019年11月15日,除受限资金、专项资金外,东旭光电拥有备付资金81.58亿元,可用于用于生产经营、研发投入及产线技术改造、偿还有息负债等;而后面这几项大概需要花费资金78亿元,81.58亿元备付资金满足公司原资金需求。但是,81.58亿元中备付资金中,有79.03亿元被东旭光电存在了财务公司,而财务公司因未收回对外贷款,出现流动性危机,公司资金无法提现。而这个财务公司更有意思。财务公司全称东旭集团财务有限公司,主要是归集东旭系公司资金,然后贷给有需求的东旭系成员公司;实际上,贷款主要对象就是东旭集团。受国家经济去杆杠,2019年以来东旭集团流动性持续紧张,而在公开债券市场违约后,企业信用受到严重损害,多家金融机构及债权人集中采取了断贷、抽贷及挤兑行为,加剧了流动性紧张的局面。而东旭集团风险自然向财务公司及关联公司延伸波及。2019年12月,东旭光电发布了部分闲置募集资金无法按期归还相关情况的公告;2018年底,东旭光电曾以补充流动性资金为名挪用了35亿专项资金。而这35亿资金去到哪儿,目前仍是个疑问。2020年5月19日,东旭光电再次违约。公告称,2015年发行的“15东旭债”期满5年到期,其中合计金额3921.27万元债券未能展期,发生违约。曾有接触过东旭融资团队的人士对媒体表示,并不看好东旭的偿债能力,东旭光电内部的股权结构颇为复杂,越是复杂就越不清楚钱到底用在何处,这样一来风险自然就大。他直言,这两年大家给它做业务就像“刀口舔血”,你知道它会出事,但不知道会是在哪一天。而就像前文提到的,断贷、抽贷及挤兑,急需资金补血的东旭集团,恰恰已很难再从资本市场融到资金。此前,媒体报道指出,东旭集团债券存量为196.39亿元,存量债券只数为15只。其中,一年以内需要偿还的债券只数超过80亿元。存贷双高2019年4月,康美药业账上300亿现金凭空消失,康得新独董质疑北京银行122.1亿元存款真实性,掀起市场对上市公司存贷双高风险的普遍声讨。随即,沪深交易所则对和“两康”一样存贷双高的上市公司逐一下发问询函,东旭光电也在其列,深交所要求东旭光电核实账面存在大额货币资金的情况。中金公司研报指出,财报可靠很重要的一个判定方法是各个科目、指标的存量和变动合理或能够得到合理解释,而“存贷双高”就是其中一个不合理的情况。这意味着发行人在账面资金充沛情况下仍在举债,极有可能是实际可动用资金并不多而且企业没有对此进行充分披露,或者存在冲时点动机,报表期间实际流动性状况远没有财报表现得那么优质。实际上,东旭光电曾在2015-2018年不到3年时间,历经4任财务总监,这在上市公司里实属罕见。频繁变动的财务总监以及存贷双高,也让业内频繁质疑,东旭光电是否存在财务造假?在最新东旭集团财报中,审计机构中兴财光华给出了保留意见。其中,对于600多亿的“其他应收款”,审计机构称其未获取充分、适当的审计证据判断该款项的性质、支付时点、坏账计提的恰当性,以及对当期现金流的影响。

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!戳下面按钮转发吧!
备注:转载仅为传播信息,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!

大豪网 Copyright @ 2017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